彭某交通事故案

2019-10-04 13:54 来源:未知

案情简介

汽车上路要买保险,但如果发生事故,是否有了保险就能高枕无忧?法律又如何规定?记者采访了解相关案例和柳州市鱼峰区法院法官的说法,希望能给广大车主和驾驶员提醒和警示。

彭某,2005年底和同乡李某等一道驾驶自己的车辆回老家山东过年。因大雾高速公路封路,下高速走国道回家。半夜在宿迁境内,彭某等正在车中熟睡,被汽车撞击声惊醒,发现自己车辆在一路口与一辆面包车相撞。此时由李某驾车,其他人都在睡觉。事故造成对方车上一人死亡,一人截瘫。事故责任为双方同责。2006年对方提起了赔偿诉讼。彭某虽听说过对方法院起诉,但因自己没事故责任并未在意。2009年彭某银行帐户近20万元款项被法院扣划,委托本律师调查彭某才知道自己被法院判决承担了事故赔偿责任,而当时驾驶员李某却不需要承担赔偿。因不服法院生效判决,委托本律师进行申诉和申请再审。

超出保额范围责任人得自掏腰包

办案思路及心得

案例:2013年7月6日凌晨,彭某驾驶一辆货车在柳州市三北高速公路行驶,车头与沈某驾驶的货车尾部碰撞,导致彭某车上乘客王某受伤、李某当场殒命。经柳州交警部门处理认定,彭某与沈某负同等责任,死者李某、伤者王某无责任。事后,王某住院治疗。2014年5月,经司法鉴定,王某因交通事故损伤所受伤残程度为十级。

经查阅该案材料,代理人认为该案未合法送达程序违法,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支持,适用法律错误等瑕疵,应予撤销并再审改判。程序违法表现在法院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先进行送达而是直接进行公告,导致彭某自始至终对此案一无所知,丧失了依法维护自己权利的机会。基本事实方面主要是按照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他字第25号复函的规定,交通事故中农村居民要适用城镇居民标准赔偿需要符合一定条件,即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要是城镇。案件中原告属于农业户籍,既没有提供其居住于城镇的任何证明,也没有其收入来源于城镇的证明,法院适用城镇标准进行赔偿没事实依据。法律适用错误方面主要表现在将车辆商业保险认定为强制保险。因为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一他字第1号函复明确规定,2006年7月1日以前投保的第三者责任险的性质为商业保险,应当依照保险合同的约定确定保险公司承担的赔偿责任。江苏省高院随即转发该函复,并规定2006年8月11日后新受理的一审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该规定。本案中彭某车辆第三者责任险购买时间是2005年8月22日,原告起诉时间是2006年10月18日,因此本案中涉及的第三者责任险的性质应当为商业保险,而非强制保险。同时,判决作为车主的彭某承担责任,有过错的驾驶员倒不承担责任,也不符合法律规定。

经交警部门调查,沈某所驾车辆的车主为韦某,沈某系韦某雇佣的司机。沈某驾驶的货车在A保险公司购买交强险,在B保险公司购买保额2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2014年9月,一审法院通过判决及调解,两家保险公司已向事故死者李某的家属分别赔偿11万元和16.8万余元。

裁判结果

同年10月,伤者王某起诉沈某、韦某及两家保险公司,要求对方赔偿损失。法院审理判决,A保险公司赔偿王某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后续治疗费等1万元,B保险公司赔偿1.1万余元,韦某赔偿王某7.5万余元。

经申诉后,法院进行了再审,再审判决中彭某不承担事故赔偿责任,事发驾驶员李某则需要进行赔偿。

法官说法: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第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赔偿;仍有不足,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过错一方担责;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比例担责。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中,沈某驾驶车辆发生事故,韦某作为雇主应承担赔偿责任,该车在两家保险公司购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而王某乘坐车辆的驾驶人为彭某,事故中,彭某与沈某的过错相当,应各承担50%的赔偿责任。王某放弃对彭某的诉讼请求,沈某、韦某、两家保险公司均同意,因此两家保险公司应先在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保额范围内给予赔偿,不足部分应由车主韦某负责赔偿。

雇员酿成车祸车主要担赔偿责任

案例:2013年11月12日,林某驾驶一辆货车从来宾来到柳州,沿柳邕路由西向东行至某加油站门前路段时右转弯。这时,张某驾驶无号牌摩托车由西向东行驶至此,两车相撞。张某倒地后被货车碾压,当场殒命。交警认定林某负主要责任,张某负次要责任。不久,货车车主覃某向张某家属支付1万元,林某支付7000元。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1664858.com发布于律法谈话,转载请注明出处:彭某交通事故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