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雨用两年验证了自己30年难得一遇

2019-08-31 09:54 来源:未知

问题:如何评价熊心的专辑《游、吟》?

11664858.com 1

回答:

11664858.com,从第一张专辑《鱼里言吾》到第二张专辑《浮世游》,李雨仅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而就在这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李雨却已经完成了两个小目标,一个是打破了她自己出道之初被贴上的音乐标签,另一个则是塑造了一个全新的音乐人格。

当然可以定义熊心的《游、吟》,是一张民谣专辑,而用这张专辑和另一张名叫《飞鸟》的EP专辑来定义熊心,同样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他是一个标准的民谣歌手。

古风和民谣歌手,就是李雨出道之初,被贴上的音乐标签。这种音乐标签对于一个新人来讲,很实用。因为它们能够成为新人的辨识度,也容易在归类后,让人更容易通过索引而找到。

这些都没问题,但如果是以如今约定俗成的民谣标准,来定义熊心的民谣,似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比如,熊心的音乐里,没有空泛的诗和远方、流浪和姑娘,也没有那些接地气、在线上的奇妙能力。

更何况,出道之初的李雨,也确实是一个擅长古风元素,又能把歌曲写得既禅意也烟火的……民谣歌手。

或者说,在民谣向着一个新的方向上升、发展的时候,熊心却走入了另一条小径。这不是要刻意要和时代拧巴,只是作为一个民谣歌手,熊心自有他的坚持。不管初心如何,至少从结果来讲,踏上另一条民谣小径的熊心,反倒因为离世俗的民谣越来越远,从而保证了自己创作的纯粹与澄净,也成就了另一种自然、天然的成色。

有的歌手愿意把自己归类,甚至因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找到一种演艺的安全感。但李雨显然没有这样的打算。甚至可以说,到了《浮世游》这张专辑时,你真的已经不能再用民谣这样的归类,去定义她的音乐。

在《游、吟》这张专辑中,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时间与空间的概念。

11664858.com 2

不像很多民谣作品,往往只是单线条的回到过去,在过去和现实的对比间,得出昨天永远比今天好的结论。熊心的创作视角,则往往置于一个更大的时空背景,以想象力来布置所有的场景、故事、意象和意境,于是也有了一种真正意象化的诗意,更让不同的人,可以根据歌词做出不同的角度。

而李雨也不是刻意要“抛弃”民谣这个标签,甚至像很多歌手那样,通过拥抱另一种或几种风格,比如电子、比如摇滚、比如爵士,去人为甩掉过往的那个自己。

从文字的创作来讲,熊心另一个特殊的不同,就在于他创作的主视角,除了民谣最常用、甚至也是滥用的我之外,更多的交给了你,和他(它),也即第二人称和第三人称。

李雨在新专辑《浮世游》里所做的,更像是一种不自觉的探索,是在一种本色自我上,通过技术与灵魂的碰撞之后,完成的一种创作升级。这种升级,很难再用曲风这个框架去定义,因为讲道理的说,真正的好音乐,是无法用一种曲风标签,就能轻易概括的。

比如在《流浪者之歌》中,熊心就把故事交给孩子和牧羊人,尤其是牧羊人的角色,更同时以你和他两种人称交替使用,这样的交替,不仅像是镜头的切换,更有一种时空的置换效果。从文学的角度来讲,很高级。

其实,从创作的那一面来讲,《浮世游》里的李雨,就是从《鱼里言吾》游过来的。整张专辑的创作,依然是属于那种烟火味十足的诗意,以及有着现代文明气息的古典侠情。

其它像以他作为主角的《迷途》,以你作为主角的《奇怪的果子》等等,也都因为第二人称和第三人称的视角,从而让熊心以镜头的角度,更大程度发挥出自由的想象力,相比那些只能写出直觉和感觉的我,这样的视角无疑丰富了文学的意象,也让《游、吟》这张专辑真的回到了八十年代的那种诗意。不是那种广告语般的顺口,而是有空间纵深、有想象空间、有回响层次的,诗意。

新专辑11首歌曲,第一首和第六首的歌名是四个字的,最后一首歌的歌名是三个字的,而其余的歌名都是两个字的。虽然,这是一个和音乐本身无关的细节,却让我想起记忆中实体唱片黄金年代的那些专辑,在CD还没出现之前、由磁带和黑胶作为载体时,那种AB面排列曲序时特有的对称设计美感。

从音乐的角度来讲,又要讲那句俗话,就是简约而不简单。虽然像《奇怪的果子》、《迷途》、《平安夜》和《松林守望者》等作品,都是很典型的民谣配置,但在细节的处理上,熊心却以一种同中求异的方式,得到了各自不同的结果。

11664858.com 3

只有一把吉他的《迷途》,用和弦的循环勾勒出古典的意境,熊心在平缓的旋律线上偶尔的起伏,更有一种东方式吟唱的效果。《松林守望者》以朗诵加女声的方式处理,就像是曾经的朴树《白桦林》和张楚《爱情》的合体,尤其是女声的背景感,不仅仅只是带来听觉意义上的脱俗和天籁,更加强了守望的那种空间感。

这种对称更体现在李雨的歌词创作里。

而在《游吟》这首作品里,熊心更让编曲体现出了一种暮鼓晨钟式的东方田园意境,这在当代国内民谣里,并不太多见。这样的效果,也是很多国内民谣人,一直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游吟》这首作品,也真正体现出游吟民谣的那种感觉,很多人都听说过游吟诗人这个词,但游吟诗人是什么样子,尤其是中国的游吟诗人是个什么样子,却一直以来只有抽象没有具象。

《别的城市》里“你在这儿参加过几场婚礼,也看着几栋高楼平地盖起”,以及“日子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过下去,习惯了生活不会发生大的欢喜”这样上下文的句子,不仅有押韵还有对仗,工整的结构里容纳了率真的叙事,简单明了之余又有着属于生活的淡淡诗意。这样的文字,通俗易懂又充满着最朴素的美感,也是这个时代很多作品,已经消失的一种美好传统。

但《游吟》这首歌曲,却很好地诠释了一个中国游吟民谣歌手的样子。演唱克制、编曲节制、低吟浅唱、似诗似歌、余音缭绕、意境幽远……

李雨的词,最大的不同,就是亦古亦今。上一张专辑有《吾妻》、《酒僧》等等,这张专辑同样有《莺莺》、《斯人》、《尘土》、《知秋》等等。

的确,在这个无论独立音乐还是摇滚音乐,都越来越成为娱乐的一部分的时候,像熊心这样的作品,是很难获取流量,更得不到任何话题的。

在这些作品里,李雨给人带来的还是那种传统的美感,比如“秋高气爽、山云如幕”、比如“一捧尘土落成一方天涯”,或者“晚钟绵绵,万户炊烟”。而除了古典诗词的手法运用之外,李雨的这些创作,更多给人的还是一种活的灵动,以及流动的生趣。不是宫廷词那样追求词藻华丽,而是真的一梦就梦回了魏晋唐宋,有文字美感更有代入的动态。

但熊心的音乐,却是音乐世界里最重要的一支,那就是通过创作,完成与这个世界的对话,与山川河流的对话,与过去与未来的对话。并且这种对话般的吟唱间,完成自己对世界和认知的一种梳理,从而形成自己艺术创作的一种独特脉系。

11664858.com 4

这条路注定孤独,而独特才是一个游吟歌手的宿命。无论是人来人往的街头,还是可以面对面聆听的现场,我们还是需要熊心这样的歌者,通过音乐沉下心来,在缺少逻辑的时代,活出另一种哲学的尊严。

当然,李雨的创作,并不是词与曲割裂的创作。甚至可以说,不仅相比同时代的其它作品,就是对比她之前自己的作品,这张《浮世游》里的音乐,都开始变得更有词曲唱与编曲的共生感。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1664858.com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李雨用两年验证了自己30年难得一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