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屋质在稳定辽朝政局方面有怎样的贡献?

2019-08-24 08:02 来源:未知

问题:耶律屋质在稳定辽朝政局方面有怎样的贡献?

回答:

第七十七卷  列传第七

耶律屋质,字敌辇。他天性淳朴沉静,有气度,重视承诺,遇到事情都能够从容应对。

耶律屋质耶律吼何鲁不耶律安抟耶律洼耶律颓昱耶律挞烈

太宗逝世后,众位大臣都拥立世宗即位。应天太后(辽太祖之妻述律氏)听说后特别生气,派皇子李胡率兵攻击,结果李胡大败而回。李胡便拘捕世宗所有巨僚的家属,说:“我打仗不能得胜,先杀死这些人”。弄得人心惶惶。当时耶律屋质跟随在太后身边。世宗因为耶律屋质善于运筹策划,于是借故送上一封信,用来试探太后,意图施行离间计。太后得到信后,就给耶律屋质看。耶律屋质看后说:“太后协助先帝平安天下,所以下臣我愿意竭尽全力。如果太后怀疑下臣,下臣即使想竭尽全力,也不可能啊!从眼下着想,不如谈判和解,事情必能成功;如果不想这样,那就应该尽快出战,以决胜负。但是人心一旦动摇,就会给国家带来祸害,希望太后考虑裁决。”太后说:“我如果怀疑你,怎么肯拿信给你看呢?”耶律屋质又说:“李胡,永康王(也就是世宗)都是太祖的子孙,皇位并没有移交外族,有什么不可以呢?太后应当从长远考虑,和永康王和解。”于是太后写信派耶律屋质前去与世宗和解。

  耶律屋质,字敌辇,系出孟父房。姿简静,有器识,重然诺。遇事造次,处之从容,人莫能测。博学,知天文。

但是世宗在回信中,用词大多不谦恭。耶律屋质劝告说:“信中有这样的意思,国家的忧患就不能终止了。如果想解除怨恨,使国家安定,只有和解。而且即便在交战中能够侥幸取胜,那么,被李胡拘禁的众臣僚的家属就不会有活着的了。”世宗听后,就派人前去拜见太后,商议和解。双方刚见面时,互相埋怨指责,一点都没有和解的意思。耶律屋质便说道:“大王见到太后一点也不谦恭,一味怨恨,是做孙子的样子吗?太后出于偏爱,假托先帝的遗命,随意传授帝位。像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还敢指望和解?应当立即交战。”世宗和太后听后都深有感触,便同意和解。在确定谁来继承帝位时,耶律屋质对太后说,永康王众望所归。而李胡残忍暴戾不得人心。太后终于同意由永康王继承帝位。

  会同间,为惕隐。太宗崩,诸大臣立世宗,太后闻之,怒甚,遣皇子李胡以兵逆击,遇安端、刘哥等于泰德泉,败归。李胡尽执世宗臣僚家属,谓守者曰:「我战不克,先殪此曹!」人皆  相谓曰:「若果战,则是父子兄弟相夷矣!」军次潢河横渡,隔岸相拒。

11664858.com,世宗天禄二年,耶律天德、萧翰谋反被逮进监狱,而耶律刘哥勾结耶律天德等人准备作乱,耶律石剌秘密地告诉了耶律屋质。耶律屋质急忙带他向世宗说明了这件事,而耶律刘哥等人却不承认,事情便搁置不提了。不久,耶律刘哥设宴邀请世宗。当他捧着酒杯为世宗祝寿时,袖子中所藏小片刀被世宗察觉到,便下令拿下他。耶律屋质上奏说不可总是姑息纵容,世宗便命耶律屋质亲自审讯,耶律刘哥等人终于坦白罪行。天禄三年,耶律屋质上表列举耶律察割搞阴谋的事,可惜世宗不相信。天禄五年秋天,世宗在行宫祭奠其父东丹王耶律倍后,和臣僚们都喝醉了。耶律察割趁人不备将世宗杀害。耶律屋质听到有人说:“穿紫衣服的不可以放过。”就赶忙换了衣服,立即派人召集各王子,讨伐叛贼。当时,寿安王(也就是穆宗)已经回到宫帐,耶律屋质于是派他的弟弟前去迎接。黎明时分调集军队,最终斩杀了耶律察割。

  时屋质从太后,世宗以屋质善筹,欲行间,乃设事奉书,以试太后。太后得书,以示屋质。屋质读竟,言曰:「太后佐太祖定天下,故臣愿竭死力。若太后见疑,臣虽欲尽忠,得乎?为今之计,莫若以言和解,事必有成;否即宜速战,以决胜负。然人心一摇,国祸不浅,惟太后裁察。」太后曰:「我若疑卿,安肯以书示汝?」屋质对曰:「李胡、永康王皆太祖子孙,神器非移他族,何不可之有?太后宜思长策,与永康王和议。」太后曰:「谁可遣者?」对曰:「太后不疑臣,臣请往。万一永康王见听,庙社之福。」太后乃遣屋质授书於帝。

叛军平定后,辽穆宗即位,让耶律屋质主持国事。景宗保宁五年,耶律屋质去世。

  帝遣宣徽使耶律海思复书,辞多不逊。屋质谏曰:「书意如此,国家之忧未艾也。能释怨以安社稷,则臣以为莫若和好。」帝曰「彼众乌合,安能敌我?」屋质曰:「即不敌,奈骨肉何?况未知孰胜?借曰幸胜,诸臣之族执於李胡者无仱类矣。以此计之,惟和为善。」左右闻者失色。帝良久,问曰:「若何而和?」屋质对曰:「与太后相见,各纾忿恚,和之不难;不然,决战非晚。」帝然之,遂遣海思诣太后约和。往返数日,议乃定。

  始相见,怨言交让,殊无和意。太后谓屋质曰:「汝当为我画之。」屋质进曰:「太后与大大若能释怨、臣乃敢进说。」太后曰「汝第言之。」屋质借谒者筹执之,谓太后曰:「昔人皇王在,何故立嗣圣?」太后曰:「立嗣圣者,太祖遗旨。」又曰:「大王何故擅立,不禀尊亲?」帝曰:「人皇王当立而不立,所以去之。」屋质正色曰:「人皇王舍父母之国而奔唐,子道当如是耶?大王见太后,不少逊谢,惟怨是寻。太后牵于偏爱,托先帝遗命,妄授神器。如此何敢望和,当速交战!」掷筹而退。太后泣曰:「向太祖遭诸弟乱,天下荼毒,疮痍未复,庸可再乎!」乃索筹一。帝曰:「父不为而子为,又谁咎也。」亦取筹而执。左右感激,大恸。

  太后复谓屋质曰:「议既定,神器竟谁归?」屋质曰:「太后若授永康王,顺天合人,复何疑?」李胡厉声曰:「我在,兀欲安得立!」屋质曰:「礼有世嫡,不传诸弟。昔嗣圣之立,尚以为非,况公暴戾残忍,人多怨 。万口一辞,愿立永康王,不可夺也。」太后顾李胡曰:「汝亦闻此言乎?汝实自为之!」乃许立永康。

  帝谓屋质曰:「汝与朕属尤近,何反助太后?」屋质对曰:「臣以社稷至重,不可轻付,故如是耳。」上喜其忠。

  天禄二年,耶律天德、萧翰谋反下狱,惕隐刘哥及其弟盆都结天德等为乱。耶律石剌潜告屋质,屋质遽引入见,白其事。刘哥等不服,事遂寝。未几,刘哥邀驾观樗蒲,捧觞上寿,袖刃而进。帝觉,命执之,亲诘其事。刘哥自誓,帝复不问。屋质奏曰:「当使刘哥与石剌对状,不可辄恕。」帝曰:「卿为朕鞫之。」屋质率剑士往讯之,天德等伏罪,诛天德,杖翰,迁刘哥,以盆都使辖夓斯国。

  三年,表列泰宁王察割阴谋事,上不听。五年,为右皮室详稳。秋,上祭让国皇帝于行宫,与群臣皆醉,察割弑帝。屋质闻有言「衣紫者不可失」,乃易衣而出,亟遣人召诸王,及喻禁卫长皮室等同力讨贼。时寿安王归帐,屋质遣弟冲迎之。王至,尚犹豫。屋质曰「大王嗣圣子,贼若得之,必不容。群臣将谁事,社稷将谁赖?万一落贼手,悔将何及?」王始悟。诸将闻屋质出,相继而至。迟明整兵,出贼不意,围之,遂诛察割。

  乱既平,穆宗即位,谓屋质曰:「朕之性命,实出卿手。」命知国事,以逆党财产尽赐之,屋质固辞。应历五年,为北院大王,总山西事。

  保宁初,宋围太原,以屋质率兵往援,至白马岭,遣劲卒夜出间道,疾驰驻太原西,鸣鼓举火。宋兵以为大军至,惧而宵遁。以功加于越。四年,汉刘继元遣使来贡,致币於屋质,屋质以闻,帝命受之。五年五月薨,<一>年五十七。帝痛悼,辍朝三日。後道宗诏上京立祠祭享,树碑以纪其功云。

  耶律吼,字曷鲁,六院部夷离 蒲古只之後。端悫好施,不事生产。太宗特加倚任。

  会同六年,为南院大王,莅事清简,人不敢以年少易之。时晋主石重贵表不称臣,辞多踞慢,吼言晋罪不可不伐。及帝亲征,以所部兵从。既入汴,诸将皆取内帑珍异,吼独取马铠,帝嘉之。

  及帝崩于栾城,无遗诏,军中忧惧不知所为。吼诣北院大王耶律 议曰:「天位不可一日旷。若请于太后,则必属李胡。李胡暴戾残忍,讵能子民。必欲厌人望,则当立永康王。」 然之。会耶律安抟来,意与吼合,遂定议立永康王,是为世宗。

  顷之,以功加采访使,赐以宝货。吼辞曰:「臣位已高,敢复求富!臣从弟的 诸子坐事籍没,陛下哀而出之,则臣受赐多矣!」上曰:「吼舍重赏,以族人为请,其贤远甚。」许之,仍赐宫户五十。时有取当世名流作七贤传者,吼与其一。天禄三年卒,年三十九。子何鲁不。

  何鲁不,字斜宁,尝与耶律屋质平察割乱。穆宗以其父吼首议立世宗,故不显用。晚年为本族敞史。

  及景宗即位,以平察割功,授昭德军节度使,为北院大王。时黄龙府军将燕颇杀守臣以叛,何鲁不讨之,<二>破於鸭渌江。坐不亲追击,以至失贼,杖之。乾亨间卒。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1664858.com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耶律屋质在稳定辽朝政局方面有怎样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