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64858.com】内蒙古赤峰宝山辽壁画墓“颂经图

2019-07-28 04:34 来源:未知

吴玉贵2007-08-25 10:18:18 阅读 196 次作者提供(原载《文物》1999年第2期) 《文物》杂志在不久前发表了内蒙古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宝山辽代早期贵族壁画墓的发掘报告,1大大丰富了对辽早期历史、文化的认识,其中2号墓石房内南、北壁的两组壁画,尤其引人注目。2号墓墓主为一成年女性,据整理者推测,可能为1号墓墓主“大少君次子德勤”的长辈,即“大少君夫人之一”,下葬时间略晚于1号墓墓主,约在天赞二年之后不久。墓地经多次盗掘,随葬品所余无几,但墓室与墓内石房的大量壁画保留相当完好。石房紧贴墓室后壁起建,内进深2.7、宽2.45、高1.96米,东壁中部为两扇对开石门,四壁及顶磨光,内壁、外壁及顶部均绘有壁画。在内壁四面墙壁中,东壁石门两侧为二仆佣图像,西壁为牡丹图,南北两壁为“以传说故事为题材的画面”。整理者将南壁壁画定名为“寄锦图”,北壁定名为“颂经图”。我们以为,北壁壁画反映的内容是杨贵妃与她的宠禽“雪衣娘”的故事,称作“杨贵妃教鹦鹉图”似更确切一些。此略探讨如下。 据报告及图版,南壁绘画以太湖石、修竹、棕榈、鲜花等竹石花木为背景,烘托出静谧安恬的氛围,整幅画图以一“贵妇”为中心展开,贵妇前侧并立4人,2人为“男吏”,头戴黑色展脚幞头,表情谦和;2人为侍女,一著红袍,一著浅色袍,向贵妇拱手恭立。贵妇身后侍立2女,一持扇,一捧净盆,神情也甚恭谨。不仅画面布局以贵妇为中心,在衣饰着色上众仆侍衣饰颜色深暗,而贵妇服装色彩则鲜亮明艳,用意也在着意渲染女主人的中心地位。报告描述说:“贵妇云鬓抱面,所梳发髻的正面上下对插两把发梳,佩金钗。弯眉细目,面如满月。红色抹胸,外罩红地毬路纹宽袖袍,蓝色长裙,端坐于高背椅上,面前置红框蓝面条案,上有展开的经卷,案左置高足金托盏,右侧立一鹦鹉,羽毛洁白、勾喙点红。案、椅下铺团花地毯,经边蓝地。贵妇仪态典雅贤淑,左手持拂尘,右手轻按经卷,俯首吟读,虔诚之态溢于言表。”整理者可能是根据画面内容将壁画定名为“颂经图”。 从画面布局看,立于经卷右侧,昂首注视“贵妇”的白鹦鹉,在整个画面中也占据了特别突出的位置,应该与壁画反映的内容有重要关系,不应作为寻常宠禽看待。鹦鹉与整幅壁画究竟有什么关联呢?画面右上角的题诗,给我们理解这组壁画反映的内容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题诗为墨书,位于壁画右上角竖框内,云:“雪衣丹觜陇山禽,每受宫闱指教深。不向人前出凡语,声声皆〔是〕念经音。”此诗文义显浅,但首句需略加解释。 陇山禽,是指出产于陇山的鹦鹉。祢衡《鹦鹉赋》称鹦鹉为“西域之灵鸟”,李善注云:“西域,谓陇坻出此鸟也。”1陇坻即陇山。又,杜甫诗“陇俗轻鹦鹉”,注云:“《鹦鹉赋》:命虞人于陇坻,闭以雕笼,剪其羽翅。”2李白也在吟诵鹦鹉的诗中称“落羽辞金殿,孤鸣托绣衣。能言终见弃,还向陇山飞。”3以鹦鹉留恋陇山故土表述胸臆。皮日休在《哀陇民》诗中,特意描写了陇山民捕捉鹦鹉充当贡物的艰辛与危险,“陇山千万仞,鹦鹉巢其巅。穷危又极险,其山犹不全。蚩蚩陇之民,悬度如登天。空中觇其巢,堕者争纷然。百禽不得一,十人九死焉。陇山有戍卒,戍卒亦不闲。将命提雕笼,直到金台前。”4可知在唐人诗文中,总是将鹦鹉与其产地陇山联系在一起描写,而且陇山鹦鹉在唐代仍然被当作土贡。甚至直到10世纪时,鹦鹉还保留着“陇客”的俗称,5就字面言,首句的雪衣、赤觜是指画面中鹦鹉的毛羽及喙的颜色,而陇山禽则是鹦鹉的代称。明白了“陇山禽”的含义,这首诗就很容易理解了。其大意是说,豢养在宫闱中鹦鹉,在人们的调教下,不仅能学说普通的语言,而且学会了诵读经文。从题诗的内容分析,壁画所要反映的颂经的主角并不是“俯首吟读”的“贵妇”,而是立于经侧的鹦鹉。唐代流传的雪衣娘的故事,可以为这组壁画的内容提供明确的答案。据9世纪中叶唐人郑处诲1撰写的《明皇杂录》载: 开元中,岭南献白鹦鹉,养之宫中,岁久,颇聪慧,洞晓言词。上及贵妃皆呼为雪衣女〔娘〕。性既驯扰,常纵其饮啄飞鸣,然亦不离屏帏间。上令以近代词臣诗篇授之,数遍便可讽诵。上每与贵妃〔嫔御?〕及诸王博戏,上稍不胜,左右呼雪衣娘,必飞入局中鼓舞,以乱其行列,或啄嫔御及诸王手,使不能争道。忽一日,飞上贵妃镜台,语曰:“雪衣娘昨夜梦为鸷鸟所搏,将尽于此乎?”上使贵妃授以《多心经》,记诵颇精熟,日夜不息,若惧祸难,有所禳者。上与贵妃出于别殿,贵妃置雪衣娘于步辇竿上,与之同去。既至,上命从官校猎于殿下,鹦鹉方戏于殿上,忽有鹰搏之而毙。上与贵妃叹息久之,遂命瘗于苑中,为立冢,呼为鹦鹉冢。2 此故事初见于《明皇杂录》,后又被《白孔六帖》、《太平御览》、《太平广记》及《说郛》等反复征引,流布甚广3。证以本节记载可知,北壁壁画反映的是白鹦鹉“雪衣娘”诵经的传说,虽然从字面看,墨书题诗中的“雪衣”是指白鹦鹉的羽毛,但是在这里它却是特指杨贵妃豢养的珍禽“雪衣娘”。所谓的颂经“贵妇”,其实就是杨贵妃,而“男吏”也应是宫廷侍臣。我们知道,鹦鹉在唐代是一种富商或达宦家中都可伺养的笼禽,并不属宫廷独有,而在题诗中却说“每向宫闱指教深”,等于明白指出,画中的鹦鹉是特指被豢养于深宫内禁中的“雪衣”,而不是普通的鹦鹉。正因为画面表现的不仅仅是“贵妇”颂经,而是杨贵妃在教雪衣娘诵读《多心经》4的场景,所以白鹦鹉与杨贵妃一起,在画面布局中占据了突出的地位。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雪衣娘的故事不仅以传说的形式广泛流传,而且是唐代画师作画的重要题材。玄宗朝画师张萱喜画妇女婴儿素材5,他曾创作过一幅“写太真教鹦鹉图”6,反映的内容就是《明皇杂录》杨贵妃调教白鹦鹉诵经的故事7。张萱是唐玄宗开元年间的宫廷画师,大致与杨贵妃同时,可知雪衣娘的故事在绘画中的出现,至少不在唐代笔记或传奇之后。略晚于张萱的唐代著名画家周昉,也以此为素材,创作了“妃子教鹦鹉图”,此外,周昉还创作了“白鹦鹉践双陆图”,表现了上《明皇杂录》描述的雪衣娘鼓翼乱局的情景8。史称周昉“初效张萱画,后则小异,颇极风姿,全法衣冠,不近闾里。”9则“妃子教鹦鹉图”或许就是模仿张萱“写太真教鹦鹉图”而作亦未可知。以上两幅由唐代画师创作的贵妃教鹦鹉诵经图,一直流传到了北宋,可见唐代以此为素材的图画当为数不少,在辽代壁画中出现同样的题材,应该说是属于事理之常。报告中指出壁画中“诸女发型、服饰,皆与南壁寄锦图不同,形成鲜明对比。”“颂经图中盛装女子,容貌丰润,发型讲究,着宽大衣袍,尤〔犹〕如唐代仕女画翻版,而男吏所戴的展脚幞头则为五代式样。”至于辽代壁画中为何保留了如此浓烈的唐风,则未予深究。如所周知,周昉以擅长人物画知名当世。朱景玄《唐朝名画录》谓其“画佛像、真仙、人物、仕女,皆神女也”,尤以“画士女为威信冠绝”。张彦远称北齐曹仲达、南朝梁张僧繇、唐吴道玄、周昉成就突出,各成一家,“至今刻画之家,列其模范,曰曹、曰张、曰吴、曰周,斯万古不易矣。”1周昉及其绘画作为“四家样”之一的“周家样”,甚至对敦煌绘画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据研究,敦煌发现的“水月观音图”中,集中体现了“妙创水月之体”的周家样对敦煌绘画的影响2。水月体的特点之一,是以竹或棕榈为背景,而修竹、棕榈在本文讨论的壁画中同样也是最重要的背景物。通过以上诸点,有理由假定周昉“贵妃教鹦鹉图”可能就是此类绘画的粉本。如果真是这样,则壁画中仕女“如唐代仕女画翻版”,也就不足为怪了。 通过以上讨论,我们认为内蒙古赤峰宝山2号墓石房北壁的“颂经图”,以定名为“杨贵妃教鹦鹉图”为宜,而其粉本很可能就是周昉的“贵妃教鹦鹉图”。 1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阿鲁科尔沁旗文物管理所,《内蒙古赤峰宝山辽壁画墓发掘简报》,《文物》,1998年第1期,73—94页。2 《文选》卷一三祢正平《鹦鹉赋》。3 《秦州见敕目薛三璩授司议郎毕四曜除监察与二子有故远喜迁官兼述索居凡三十韵》,《九家集注杜诗》第一二卷。注文所引《鹦鹉赋》即指祢衡《鹦鹉赋》。4 瞿蜕园、朱金城校注《李白集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卷二四《初出金门寻王侍御不遇咏壁上鹦鹉》,第1421页。“陇山”或作“陇西”,参见校勘记。5 萧涤非点校《皮子文薮》(中华书局,1959年)卷一○,第119页。6 参见〔美〕谢弗著《唐代的外来文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第224页。7 参见《旧唐书》卷一五八、《新唐书》卷一六四《郑余庆传》子处诲附。8 田廷柱点校本(中华书局,1994年),第58页。“必飞入局中鼓舞”下原注云:“上六字《六帖》作‘即飞至将翼’。”今按:雪衣女,《白孔六帖》卷九六四(文渊阁本,第892册,528页)“鹦鹉”下“雪衣娘条”作“女”作“娘”,据下文,当以“娘”字为是。又,“上每与贵妃及诸王博戏”之“贵妃”,据下文“或啄嫔御及诸王手”,亦当从《六帖》作“嫔妃”。据点校者称,“‘开元’原作‘天宝’,据《事文类聚》后集卷四六改。”查《六帖》及涵芬楼《说郛》卷三二引《明皇杂录》及《太平广记》卷四六○(中华书局,1961年)第3770页均作“天宝”;《太平御览》卷九二四(中华书局,1960年)第4103页亦作“开元”。今按:玄宗开元时画师张萱已将这个故事搬上了画面,此从点校本。9 见注〔8〕引各书。又,《太平广记》称出自《谭宾录》。10 又称《心经》,即《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简称。11《历代名画记》卷九。12《宣和画谱》卷五。13太真即杨贵妃的别称。《旧唐书》卷五一《后妃传》杨贵妃:“妃衣道士服,号曰‘太真’。”14《宣和画谱》卷六。15《历史名画记》卷一○。16《历代名画记》卷五。17姜伯勤《论敦煌的“画师”、“绘画手”和“丹青上士”》,载《敦煌艺术宗教与礼乐文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第32-54页。

11664858.com 1

从《杨贵妃教鹦鹉图》推断失传画作的美妙风情

在古代的画论中,有一些有关画家的经历与作品记录详实,但作品未能流传下来,象《宣和画谱》记录的王洽的三件作品,一件不曾流传,因为王洽的画风比较特别,用今天的观念来说是新奇而现代,或者前卫而超越,另一方面因为作品不留存于今世,所以按照通常人们的惯性思维,没图没真相,造成说服力的欠缺。不过我们可以从另一幅作品的仿佛面貌中佐证一下古代的记录是真实而可信的,我们在《宣和画谱》中的有关周昉的作品罗列一批,其中有些是存世,有些空有美丽可人的题目,但在今世发掘的一些壁画中,比如五代的壁画中,找到证明古画谱罗列的画目的艺术成就佐证,是言之不虚的。

在《宣和画谱》中周昉的作品有七十二件,我这里不一一列出,只选其中相关的一些:《杨妃出浴图》、《妃子教鹦鹉图》、《白鹦鹉戏双陆图》。此三幅作品与杨玉环有关,三幅图亦不存世于今天,那么我们想象这些作品的妙处如何没有凭借,其实亦会是有点茫然飘渺如空中楼宇,可幸的在九四年的内蒙古宝山发掘五代辽人的墓藏中,有一组壁画,其中有一幅被命名为《杨贵妃教鹦鹉图》,可以找到追记三图的凭借,尽管这幅壁画还是有点依稀如在梦中,但相对于什么凭借都没有的情况来说,是十分可贵的了。

关于《妃子教鹦鹉图》的故事是这样的:“唐人郑处诲撰写的《明皇杂录》中有记载,岭南地区曾进贡一只会说人话的白色鹦鹉,称为“雪衣娘”,一天飞上杨贵妃的镜台自言自语说:“雪衣娘昨夜梦见被鸷乌所搏。”而雪衣娘在宫中备受宠爱,待遇极厚,也调教得伶俐、驯服,尤其是语言能力很强,因而极得玄宗的宠爱。唐玄宗吟诵近人的诗篇,几遍以后,雪衣娘便能成诵,出口无误。杨贵妃教它《多心经》,雪衣娘滚瓜烂熟,日夜不息地念着此经,似乎是为杨贵妃祈祷,雪衣娘几乎不离唐玄宗和贵妃左右,日夜侍侧。唐玄宗常和贵妃、诸王博戏,当唐玄宗局面要输时,唐玄宗的侍从便呼雪衣娘,雪衣娘闻命立即跃上博局,脚踏局盘,双翅翻舞,博局只好从头开始。然而有一天,雪衣娘在殿廷玩耍,突然遭猎鹰袭击,一个回合便一命呜呼。唐玄宗和贵妃见雪衣娘如此惨状,痛惜不已,哀悯之情长久澎湃奔涌于胸中,不能止息。雪衣娘被隆重地葬在苑中,特地立冢,呼为鹦鹉冢。”

这个美丽而凄艳的故事是画家题材的来源,所以除两个妃子图外,《白鹦鹉戏双陆图》同样是有关联的一幅,因为白鹦鹉往往会捣乱双陆棋为明皇杨妃会棋难堪时来解围。关于壁画的保存与普通画作一样,容易风化或其它的原因的毁坏,难以越过九百年的关,但墓室的保存却是千年不复朝的方式保存这种珍贵的壁画,当然这不是特例,不仅有罗马的庞贝壁画因火山灰掩埋而保存大量优美的壁画,同样我中华历史上的墓葬壁画保存大量的作品,其中马王堆的帛画算是经典的,但在今天严格意义上来说,此帛画当是服装设计的图案,而宝山的《杨妃教鹦鹉图》却是完全意义上的绘画作品。许多的墓室壁画作品,比如北齐的壁画作品保存得十分光鲜,这个是时间的封存所然,但北齐的作品只是周昉作品的前身,而五代的作品却是它的遗韵,流风之所在,而且因为时间相近的关系,绘画风格同样是亲密度强烈些。这样我们欣赏此幅佳美的壁画时,同样会领略昉周在《宣和画谱》中罗列的三幅有关杨妃的作品的神韵。

图中的调教图是在一个皇家的花苑里,有木有竹,在气节上是春夏的时候,在唐代的中原,长安地区,还不是象今天这般的寒冷,蜀国当时有木棉,而沅水一带有木瓜,相应的三秦之地亦不十分的寒冷,炎热的时候多些。图中的竹子有点象南方的罗汉竹的感觉。在五代的北方,少数民族的贵族家中,也许是多图着南方风情的绘画,除了此幅贵妃图外,另一幅《寄锦图》就是图南方的植物环绕,这个也许可以感觉到,北方的少数民族贵族也许有的有南方的血统,或者是南迁于北地,与北方民族的融合,这个只是感觉,一般来讲人口向南流是大致,但回流却是存在的,如果主人多图南方风情,那么他或她是与南方与中原有十分的关联。何况远古的北方,并不过分的寒冷,中原一带曾经是大象成群。寒流在气候上是一种北方蛮夷向南侵入的一种动力,出于生存的欲望,南方的向更南的迁移却是回避的需要,但大致和迁移趋势中,总有溯回从之,宛在水中央的反向迁移。不仅族群如此,文化的流动更是如此。从墓室的壁画来推断生前家室的壁画,基本是不会有太多的偏离,因为中国的古人相信阴间的日子是阳间日子的延续,我们想起太宗皇帝早就想过要把《兰亭》帖带到阴间,只是有点过意不去,特意地要大臣们仿制它,不管是机械地仿制还是能动的仿制,这样二手货就留给我们后代的习书者,而且实际上我们今天的大多数人是用影印件,只是我个人有幸在故宫见到冯摹《兰亭》一面。同样我的推断论就伸展到周昉的失传作品,但它们的风情多么的美妙,从宝山发掘出来的壁画中找到良好的佐证。

图中的五个女子中,坐在唐代时前卫的小胡橙上的女子就是后宫中的尊者杨贵妃,胡桌立在妃子前,桌上就是白鹦鹉--娇小的白娘子,《心经》一卷展开在胡桌上,图中的贵妃风情是有点沉静而内敛,因为在调教白衣娘子时是用佛家的经典《心经》,在观自在菩萨的音声中,一切就有点庄严而神圣,没有与明皇鸳鸯调戏的那种性感与风情。这里也算是众生平等佛化及于禽类,不仅是动物的鹦鹉在佛祖庄严的音声中沐浴,万木亦在沐浴牟尼的光辉中。此时的东瀛而在模仿中原,席草席而坐,落后了。图中杨妃着唐朝常见的装束,浅红有图纹的罗衣披帛,发型在韩国与日本的民族风情装束中可得到仿佛的似曾相识,其实我们原本的汉唐风情,被两个朝代元与清屏隐,所以当我们见到韩日的民族风情时,我们其实就仿佛找到我们曾经的本来。发钗,簪,步摇簪,梳篦,宝钗等这些唐代发型的装饰,在图中有部分的展示,当然图中的女子们只是一个特定时间的打扮,实际上宫女与妃子们的发型变化很丰富的,我这里只是简要的说一下,在头发中插上那些丰富的饰品,有点金光闪耀的感觉,我不知壁画原件的真实效果,但知这些丰富的饰物是当时文明的一个标志。韩日的民族风情实际是唐之流变与伸延。

地下的文明与现在地方的族群不会完全的一致,族群的迁移总是飘乎不定的,但地下的文明却印证文明的流动与历史的定格,实际上中原的区域,华夏国土的地下,还有更多的文明存遗,记录着当时当地的文化与族群的历史轨迹。从图片上看那种唐代的宫廷风情,贵妃的遗韵,流逝的丽影,有点湿润,这个是墙壁受潮湿的关系还是如何的不管它,只是这种风情印象加深一种依稀在梦中的朦胧感觉,不是很清晰却能给人一种情调上的满足。不用怀疑王洽的泼墨山水的魅力,同样不用怀疑周昉等人许多没有留下的宫庭题材的作品的魅力,我已经从上面的谈论中在做一种推断,而且是用一斑的来推断全面的结论,所有的画谱中的记录的画作虽然只存名目,但它们是杰出的,它们或者会加进后世的画家的作品那里,此是所谓的图式修正,或者在地下睡着了,也许某一天会洞中方七日,人世已千年的复朝,重见天日,呈现在世人面前。

附文章:以下文字来自网络。

赤峰阿鲁科尔沁旗博物馆有件镇馆之宝,那就是1994年被列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的,出土于内蒙古阿鲁科尔沁旗东沙布日台乡宝山辽贵族墓的《杨贵妃教鹦鹉图》壁画。这幅壁画虽然历经千年,还犹如新绘。

最早契丹贵族墓

说起《杨贵妃教鹦鹉图》壁画,就得先了解一下阿鲁科尔沁旗东沙布日台乡宝山辽贵族墓。墓中壁画记有“天赞二年”题记,这说明这是迄今发现的纪年辽墓中最早的契丹贵族墓。

宝山辽贵族墓墓葬位于宝山主峰阳坡之上,四边有辽代夯筑的茔墙,茔区内分布有10余座辽代墓葬,从南至北较为规律地分为三排,中心位置似有一个祭殿,从位置规模来看,当为一处契丹显贵墓地。

其面积达3400平方米,夯土筑围墙,东、南各设一门,有瓮城。茔园内有10余座墓,至少列为三排。

1994年,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阿鲁科尔沁旗文物管理所对其进行了抢救性发掘。通过发掘清理两座墓葬,并根据一号墓题记,研究人员推断墓主人名“勤德”,年仅十四岁,系“大少君”次子,下葬于辽太祖天赞二年。此时契丹建国方十六年,是目前有纪年的辽墓中最早的契丹贵族墓葬。二号墓墓主人为成年女性,下葬时间略晚。

在宝山辽贵族墓墓室及石方中,除彩绘装饰外,还绘满壁画及诗词、题记,表现各类人物46个,反映当时契丹贵族的日常生活及神话故事,堪称辽早期绘画艺术宝库。壁画中重要人物所佩的饰件,都用纯金打制的薄片镶嵌,历经千余年仍然闪闪发光。其中,牵马图、降真图、高逸图、厅堂图、寄锦图、使仆图等,画面或写实,或渲染,着色艳丽,技法高超,集浑厚与细腻、素雅与浓艳、写实与夸张于一体,既保留了典型的唐代绘画艺术风格,又反映出五代时期的新变化。

11664858.com,晚唐风格

宝山辽贵族墓中“杨贵妃教鹦鹉图”高0.7米、宽2.3米,用工笔重彩绘制,具有晚唐风格,也是目前见到的绘制时间最早、艺术效果极佳、再现杨贵妃仙姿真容的稀世绘画珍品。这幅画是契丹人聘请中原画家按照其风格绘制的,技法深得周氏画风的真传。周氏画风指的是唐代擅长绘贵妇仕女的大师周昉等绘制了“杨贵妃教鹦鹉图”。其画不仅享誉中原,而且还影响各地,自治区文化厅王大方处长认为,这幅壁画表明早在1000多年前中原汉族人民和北方民族在绘画艺术方面便有着密切的交往。

壁画中的杨贵妃云鬓抱面,高髻饰梳,佩金钗,面如满月,眉似弯柳,丹凤细眼。身穿宽袖袍,红色抹胸,蓝色长裙,手持拂尘,端坐于高背椅上。显得雍容华贵,典雅秀美,艳而不妖,丰而不肥。前面条案上经卷平展,鹦鹉雪衣娘站立一旁,羽毛洁白,长尾如带,钩啄点红,显得俊俏灵秀。贵妃身边,有6个侍臣、侍女。壁画背景是鲜花、翠竹和湖石。在壁画右上角竖框内,有墨书榜题诗:“雪衣丹嘴陇山禽,每受宫闱指教深,不向人前出凡语,声声皆是念经音”。鹦鹉雪衣娘是岭南所献的白鹦鹉,据史料记载,杨贵妃养有一只岭南所献的白鹦鹉,命名为“雪衣娘”,这只白鹦鹉能通篇背诵佛教《多心经》。这幅宝山辽贵族墓壁画反映的就是白鹦鹉“雪衣娘”诵经的传说,这也为我们引出了杨贵妃与鹦鹉雪衣娘的故事。

备受宠爱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1664858.com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11664858.com】内蒙古赤峰宝山辽壁画墓“颂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