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64858.com】造访缘缘堂

2019-07-14 00:18 来源:未知

造访缘缘堂

造访缘缘堂

  刘锡诚

我上中学的时候,就知道有个大画家叫丰子恺,他的那些取材于普通人生活的风情画,很得到包括我在内的妇孺儿童们的喜爱。怎么也未曾想到,在丰子恺先生归天十年后的今天,有缘造访他亲自建造的故居缘缘堂。今天的缘缘堂,已非原来的缘缘堂了,而是石门镇政府按照原貌于1984年重建的。但据说里面的陈设也还是依据了原样的。尽管无缘见那原样是怎样的,无法作出判断,可是有丰先生的文在,总还可以对照着看个大概的。

  我上中学的时候,就知道有个大画家叫丰子恺,他的那些取材于普通人生活的风情画,很得到包括我在内的妇孺儿童们的喜爱。怎么也未曾想到,在丰子恺先生归天十年后的今天,有缘造访他亲自建造的故居缘缘堂。今天的缘缘堂,已非原来的缘缘堂了,而是石门镇政府按照原貌于1984年重建的。但据说里面的陈设也还是依据了原样的。尽管无缘见那原样是怎样的,无法作出判断,可是有丰先生的文在,总还可以对照着看个大概的。

11664858.com,很多伟大的作家都曾赞美过自己生于斯养于斯的故乡。而那些本来其貌不扬的小地方,就往往因为这些大作家的赞美而名播四海。石门湾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小镇子。丰先生在一篇散文里赞美他的家乡石门湾,说他走了五省经过大小百数十个码头,才知道他的故乡石门湾是一个好地方。位在浙北大平原中,杭州和嘉兴的中间,离开沪杭铁路三十里。这三十里有小轮船可通。每天早晨从石门湾搭轮船,溯运河里走两小时,便到了沪杭铁路上的长安车站。由此搭车,南行一小时到杭州;北行一小时到嘉兴,三小时到上海。到嘉兴或杭州的人,倘有余闲与逸兴,可屏除这些近式的交通工具,而雇客船走运河。这条运河南达杭州,北通嘉兴、上海、苏州、南京,直至河北。经过石门湾的时候,转一个大湾,他的故乡就因此而得名。他的那些绘声绘色的描绘,不禁令人油然而生一种心向往之的情怀。及至来到了这个小小的去处,果然是个名不虚传的、一派江南水乡风情的美丽小镇。那狭窄而整齐的街道和铺面,高低错落的住宅,黑红相间的木楼板,蠹蠹作响的楼梯……

  很多伟大的作家都曾赞美过自己生于斯养于斯的故乡。而那些本来其貌不扬的小地方,就往往因为这些大作家的赞美而名播四海。石门湾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小镇子。丰先生在一篇散文里赞美他的家乡石门湾,说他走了五省经过大小百数十个码头,才知道他的故乡石门湾是一个好地方。位在浙北大平原中,杭州和嘉兴的中间,离开沪杭铁路三十里。这三十里有小轮船可通。每天早晨从石门湾搭轮船,溯运河里走两小时,便到了沪杭铁路上的长安车站。由此搭车,南行一小时到杭州;北行一小时到嘉兴,三小时到上海。到嘉兴或杭州的人,倘有余闲与逸兴,可屏除这些近式的交通工具,而雇客船走运河。这条运河南达杭州,北通嘉兴、上海、苏州、南京,直至河北。经过石门湾的时候,转一个大湾,他的故乡就因此而得名。他的那些绘声绘色的描绘,不禁令人油然而生一种心向往之的情怀。及至来到了这个小小的去处,果然是个名不虚传的、一派江南水乡风情的美丽小镇。那狭窄而整齐的街道和铺面,高低错落的住宅,黑红相间的木楼板,蠹蠹作响的楼梯……

丰子恺为什么把自己的家宅起了“缘缘堂”这样一个古里古怪的名字,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而且这里面还透露出他作为一个信奉佛教的艺术家的某些深层的思想。他把缘缘堂这个名字当做是“灵”的存在。1926年,丰子恺和弘一法师(即对早期新文学运动作出过贡献的先驱李叔同)住在上海的江湾永义里的一所房子里。有一天,他在一些小纸片上写上许多他所喜欢而又可以相互搭配的字,然后团成小纸球,撒在释迦牟尼画像前的供桌上,抓了两次阄。巧的是两次抓的都是“缘”字,于是他就给他的居室起名叫做“缘缘堂”。而且当即请弘一法师给写了横额,交九华堂装裱,挂了起来。后来先生迁居到嘉兴,再到上海,都带着这块匾额。到1933年他在故乡石门湾的梅纱弄老屋的后面,建造了高楼三楹,仍然用缘缘堂这个名称。由于弘一法师的题额字小,后来又请马一浮另题了三个大字。可怜石门湾梅纱弄的这所住址于1938年1月毁于日本人的战火之中。丰先生携家西逃,历尽艰难,曾为他心爱的缘缘堂的遇难,写过一篇痛切悲怆的悼文,题名《告缘缘堂在天之灵》,把缘缘堂当作他的挚友,感人至深。现在我们在缘缘堂旧址里看到里面的那些陈设,大致就是丰子恺散文中所写的那个样子。弘一法师从《华严经》里抄来的句子“欲为诸本法,心如工画师”作为题联。他自己写的杜诗的句子“暂止飞鸟才数子,频来语燕定新巢”也依然如前。李叔同是丰子恺在杭州师范时的文学老师,他二人之间终生保持真挚的友谊,这一点从他的缘缘堂墙壁上李的那些条幅字画和他所写的几篇散文中都可以看得出来。他把新文学的先驱李叔同后来的出家,比作“屈原为了楚王无道而忧国自沉”。

  丰子恺为什么把自己的家宅起了“缘缘堂”这样一个古里古怪的名字,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而且这里面还透露出他作为一个信奉佛教的艺术家的某些深层的思想。他把缘缘堂这个名字当做是“灵”的存在。1926年,丰子恺和弘一法师(即对早期新文学运动作出过贡献的先驱李叔同)住在上海的江湾永义里的一所房子里。有一天,他在一些小纸片上写上许多他所喜欢而又可以相互搭配的字,然后团成小纸球,撒在释迦牟尼画像前的供桌上,抓了两次阄。巧的是两次抓的都是“缘”字,于是他就给他的居室起名叫做“缘缘堂”。而且当即请弘一法师给写了横额,交九华堂装裱,挂了起来。后来先生迁居到嘉兴,再到上海,都带着这块匾额。到1933年他在故乡石门湾的梅纱弄老屋的后面,建造了高楼三楹,仍然用缘缘堂这个名称。由于弘一法师的题额字小,后来又请马一浮另题了三个大字。可怜石门湾梅纱弄的这所住址于1938年1月毁于日本人的战火之中。丰先生携家西逃,历尽艰难,曾为他心爱的缘缘堂的遇难,写过一篇痛切悲怆的悼文,题名《告缘缘堂在天之灵》,把缘缘堂当作他的挚友,感人至深。现在我们在缘缘堂旧址里看到里面的那些陈设,大致就是丰子恺散文中所写的那个样子。弘一法师从《华严经》里抄来的句子“欲为诸本法,心如工画师”作为题联。他自己写的杜诗的句子“暂止飞鸟才数子,频来语燕定新巢”也依然如前。李叔同是丰子恺在杭州师范时的文学老师,他二人之间终生保持真挚的友谊,这一点从他的缘缘堂墙壁上李的那些条幅字画和他所写的几篇散文中都可以看得出来。他把新文学的先驱李叔同后来的出家,比作“屈原为了楚王无道而忧国自沉”。

缘缘堂是一个典型的中式的小楼和庭院,丰先生说取意于“坚固坦白”。而形式则用近世风格,取意于“单纯明快”。没有任何因袭、奢侈、繁琐、无谓的布置与装饰。他的居室的情调与他的艺术一样朴实无华。这真值得被称为艺术家的那些人们思考一番。有人可能会觉得丰子恺生活在缘缘堂,就如同生活在一个封闭的小天地里,所以他的艺术思维是那样局限。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局限,但丰子恺与周围劳动者的关系十分密切,他把他所看到的、感到的都摄入自己的创作中,天地是十分开阔的。他也曾用禹王 的话作答:“彼齐云落星,高则高矣。井干丽谯,华则华矣。止于贮妓女,藏歌舞,非骚人之事,吾所不取。”他说他虽然不是骚人,但他确信环境支配文化。即使秦始皇拿阿房宫、石季伦拿金谷园来同他交换,他都是不会同意的。是啊,“夏天到了,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在堂前作成强烈的对比,向人暗示‘无常’的幻相。葡萄上的新叶,把室中人物映成绿色的统调,添上一种画意。垂廉外时见参差人影,秋千架上时闻笑语。”正是樱桃装点、芭蕉掩映的缘缘堂,养育了这位著名的漫画家和散文家。

  缘缘堂是一个典型的中式的小楼和庭院,丰先生说取意于“坚固坦白”。而形式则用近世风格,取意于“单纯明快”。没有任何因袭、奢侈、繁琐、无谓的布置与装饰。他的居室的情调与他的艺术一样朴实无华。这真值得被称为艺术家的那些人们思考一番。有人可能会觉得丰子恺生活在缘缘堂,就如同生活在一个封闭的小天地里,所以他的艺术思维是那样局限。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局限,但丰子恺与周围劳动者的关系十分密切,他把他所看到的、感到的都摄入自己的创作中,天地是十分开阔的。他也曾用禹王 的话作答:“彼齐云落星,高则高矣。井干丽谯,华则华矣。止于贮妓女,藏歌舞,非骚人之事,吾所不取。”他说他虽然不是骚人,但他确信环境支配文化。即使秦始皇拿阿房宫、石季伦拿金谷园来同他交换,他都是不会同意的。是啊,“夏天到了,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在堂前作成强烈的对比,崐向人暗示‘无常’的幻相。葡萄上的新叶,把室中人物映成绿色的统调,添上一种画意。垂廉外时见参差人影,秋千架上时闻笑语。”正是樱桃装点、芭蕉掩映的缘缘堂,养育了这位著名的漫画家和散文家。

故居里楼上楼下悬挂着丰先生的许多画幅,使我们在不长的时间里便大饱了眼福,欣赏到他独特的绘画艺术。他的画平淡而透着温情,简明而闪耀着智慧。特别令我感动的是,在所展示的画中,大部分是他当年赠送给家中的佣工、送菜卖菜的劳动者朋友的,这些朋友悉心地保存着这些珍贵的绘画,缘缘堂重建辟为故居展览室后,他们便纷纷将所藏之画捐献出来,这才使我们能不仅一睹这位缘缘堂之子的艺术风采,也感悟到了他的悲天悯人的人生态度。

  故居里楼上楼下悬挂着丰先生的许多画幅,使我们在不长的时间里便大饱了眼福,欣赏到他独特的绘画艺术。他的画平淡而透着温情,简明而闪耀着智慧。特别令我感动的是,在所展示的画中,大部分是他当年赠送给家中的佣工、送菜卖菜的劳动者朋友的,这些朋友悉心地保存着这些珍贵的绘画,缘缘堂重建辟为故居展览室后,他们便纷纷将所藏之画捐献出来,这才使我们能不仅一睹这位缘缘堂之子的艺术风采,也感悟到了他的悲天悯人的人生态度。

丰子恺一生出过十部左右的随笔集,第一部就以《缘缘堂随笔》为书名。上海开明书店于1931年出版。他的随笔,大多取材自平民生活中的一点一滴、一鳞一爪,但又总能从中发现某种人生哲理,娓娓道来,笔致自然平易,清新明丽,洋溢着诗意。诗画相通。1933年,缘缘堂落成后,他又以“缘缘堂漫画”为题作画,画风如文风,平易中多有诗趣。“缘缘堂随笔”和“缘缘堂漫画”珠连璧和,都耐读耐看耐咀嚼。

  毁坏文化的“文化大革命”,使丰子恺倍受侮辱,吃尽了苦头。有道是正在这当儿,却有一位香港中文大学的学者卢玮銮女士,倾九年的时间潜心于搜求丰先生的散文著作和绘画,在悲凉的处境中成为丰先生的知音。她在香港先是出版了一画一释的《丰子恺漫画选绎》,颇有点儿象丰先生1950年在上海为周作人的《儿童杂事诗》所作的那数十幅插图,接着又搜集出版了丰子恺未收入散文集中的散文《缘缘堂集外遗文》,她还计划写他的评传,并于1974年4月托友人给丰先生捎来他喜欢的日本画家竹久梦二的画集《出帆》。丰先生早年也曾在缘缘堂收藏有这本画册,但在抗日的战火中化为灰烬了。丰先生得到这本书,喜不自胜,接着可又长叹感喟,啊,宝剑虽好,对于解甲归田的将军,岂非无用武之地!卢玮銮女士对丰子恺是深有研究和了解的,她曾就有的批评家们批评他个人主义色彩太浓,尽说家庭琐事,没有反映广阔的社会现实,作了有理有据的辩解。她说:“只孤立某几篇文章来分析,或单从坊间常见的选本所载文章,来看丰先生的精神全貌,恐怕不够全面。例如在抗战期间,他写的抗日宣传文字,抗战胜利后,他对当时黑暗政治、衰败经济状况的批评,对新时代来临的渴望……”(《缘缘堂集外遗文.编后小记》。丰先生生前把这位未曾谋面的学者引为知音,不是没有道理的。

毁坏文化的“文化大革命”,使丰子恺倍受侮辱,吃尽了苦头。有道是正在这当儿,却有一位香港中文大学的学者卢玮銮女士,倾九年的时间潜心于搜求丰先生的散文著作和绘画,在悲凉的处境中成为丰先生的知音。她在香港先是出版了一画一释的《丰子恺漫画选绎》,颇有点儿象丰先生1950年在上海为周作人的《儿童杂事诗》所作的那数十幅插图,接着又搜集出版了丰子恺未收入散文集中的散文《缘缘堂集外遗文》,她还计划写他的评传,并于1974年4月托友人给丰先生捎来他喜欢的日本画家竹久梦二的画集《出帆》。丰先生早年也曾在缘缘堂收藏有这本画册,但在抗日的战火中化为灰烬了。丰先生得到这本书,喜不自胜,接着可又长叹感喟,啊,宝剑虽好,对于解甲归田的将军,岂非无用武之地!卢玮銮女士对丰子恺是深有研究和了解的,她曾就有的批评家们批评他个人主义色彩太浓,尽说家庭琐事,没有反映广阔的社会现实,作了有理有据的辩解。她说:“只孤立某几篇文章来分析,或单从坊间常见的选本所载文章,来看丰先生的精神全貌,恐怕不够全面。例如在抗战期间,他写的抗日宣传文字,抗战胜利后,他对当时黑暗政治、衰败经济状况的批评,对新时代来临的渴望……”(《缘缘堂集外遗文.编后小记》。丰先生生前把这位未曾谋面的学者引为知音,不是没有道理的。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1664858.com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11664858.com】造访缘缘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