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蛇风险堪忧:抗蛇毒血清短缺问题难解决

2019-05-03 12:17 来源:未知

芒果妖怪/译)无国界医生日前发出警告,一种重要的蛇咬伤药物的全球储备即将在明年耗尽,数万人的生命将因此被置于险境。

狂蛇风险堪忧:抗蛇毒血清短缺问题难解决

Fav-Afrique——世界上最有效的蛇咬伤药物之一,其最后一批将在2016年6月过期。这种重要的抗毒血清能安全有效地治疗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10种常见的蛇类咬伤。类似药物虽然也有,但效果远不如Fav-Afrique。

图片 1

Fav-Afrique曾经的生产商——法国公司赛诺菲巴斯德(Sanofi Pasteur)已经在2014年停产此药。这种药在至少两年内不会出现替代产品,无国界医生(MSF)表示,这个困境将“增加无谓的死亡和残疾”。

简氏曼巴蛇咬伤增加了公共卫生风险。图片来源:Mattias Klum/NGS

图片 2法国公司赛诺菲巴斯德(Sanofi Pasteur)公司。图片来源:dispatchtimes.com

午夜刚过,Abdulsalam Nasidi的电话就响了,打电话的正是尼日利亚卫生部部长。Nasidi曾在尼日利亚卫生部工作,电话那头希望他能赶紧去贝努埃河谷,为许多奄奄一息的患者进行诊治。那里忽然出现了很多病人,他们眼、口、鼻出血。听到这些症状,Nasidi的脑海里涌现出的是埃博拉、拉沙热、马尔堡病毒等一系列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

赛诺菲表示,竞争对手销售的低价产品使Fav-Afrique在市场上无立足之地,因此公司转而将精力投向狂犬病疫苗的生产。赛诺菲的一名发言人说这个隐患早已存在,然而“相关股东竟然在五年后才意识到问题”。他还表示,公司可以将抗毒血清生产技术转让出来。

当他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贝努埃,发现病人已被安置在了临时“医院”里。不过,Nasidi很快意识到,这些人可不是被什么病毒感染了,而是被毒蛇咬了。原随着雨季的到来,河谷里很多毒蛇巢遭到了破坏,而恰好此时农民们要进行春耕。因为很多人穷得买不起靴子,结果他们的脚就暴露给了毒蛇。

无国界医生表示,廉价药物远不如Fav-Afrique可靠。慈善组织希望赛诺菲能挺身而出,避免这场逼近的卫生危机。

Nasidi想帮忙,却发现实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手头只有一点点抗蛇毒血清,而且很快就用完了。一旦医院把所有的抗蛇毒血清用尽,人们将无计可施。没有人知道会死多少人。不过,据统计,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尼日利亚人因被毒蛇咬而丧命,进入雨季后情况更是恶劣。

朱利安·波提特(Julien Potet)是无国界医生组织的一名受忽视疾病顾问(Neglected Diseases Advisor),他在一场发布会上提到:“在替代产品出现之前,我们希望赛诺菲能开始生产Fav-Afrique的基本原料,再在公司的生产力允许时,在合适的时机将之加工为抗毒血清。”无国界医生还希望世界卫生组织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发挥“主导作用”。

如今,蛇咬伤已经日益成为全球公共健康风险。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每年约有500万人被蛇咬,超过10万人因次丧命,还有40万人被迫截肢或永久伤残。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蛇毒研究者、非营利性组织“全球蛇咬伤行动”负责人David Williams感慨地说道:“这是最被忽视的热带病。”

蛇咬伤是非常严重的卫生问题,但受到的关注却寥寥无几。世界卫生组织认为,这是一个受到忽视的公众卫生问题。据估计,每年全世界有500万人被蛇咬伤,其中10万人死亡,还有40万人因此留下残疾或毁容。这个问题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尤为严重:这里每年有3万人死于蛇咬伤,还有8000人因此被截肢。这个数字必然将在未来几年内随着Fav-Afrique的库存告急而上升。

事实上,现有的抗蛇毒血清足可以应对大部分蛇咬伤,但这些药物往往十分紧缺。2015年9月,“无国界医生组织”宣称,被用于治疗非洲几种致命毒蛇咬伤的抗蛇毒血清Fav-Afrique就要断货了,原因是赛诺菲巴斯德公司决定在2014年停止生产这种药。MSF 政策顾问Julien Potet表示,据估计,一旦这种药停产,每年非洲被蛇咬死的人就会多1万。原因是蛇咬伤多发生在世界上最穷的地方,因而往往被忽视。

图片 3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每年有3万人死于蛇咬伤,还有8000人因此被截肢。图片来源:health24.com

不过,今年5月,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上,蛇咬危机终于成为议题。但尽管存在某些共识,专家对于解决方案却产生了分歧。一些专家认为,应该利用最新科技研发新一代的广谱抗蛇毒血清。另一些人则认为,现有的抗蛇毒血清安全、有效且成本不高,所以应想方设法提高产量、降低价格,并积极推广。美国亚利桑那大学抗蛇毒血清研究专家Leslie Boyer坦言:“从医生的角度来看,病人需要的是现在就能用,而不是一味求新。”

“我们正面临如此严峻的问题,为什么政府、制药公司、世界卫生组织在我们最需要他们的时候无所作为?”无国界医生组织的蛇咬伤医疗顾问加百利·阿尔科瓦(Gabriel Alcoba)说道,“想象一下这将多么令人胆寒:被蛇咬伤后,疼痛肆虐,毒素扩散到全身,明知道自己可能因此丧命,却买不到、买不起治疗药物。”

这一分歧也折射出许多发展中国家面临的窘境,是求助于高科技的解决方案,还是依靠成本低廉的老办法?不过对医生Jean-Philippe Chippaux 而言,答案很简单:“解决问题其实不难,关键是我们缺乏真正去干的意愿。”

本周,相关专家将同聚瑞士,商讨解决方案。(编辑:球藻怪)

每年12月,Williams都会看到大批被蛇咬伤的患者涌入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莫尔斯比港总医院。伤者几乎都是被太攀蛇咬伤的,这种毒蛇非常危险,常在雨季出没。这些能够在医院接受抗蛇毒血清治疗的人已经算十分幸运,如果没有抗蛇毒血清,死亡率高达10%~15%;有了它,死亡率则降至0.5%。这一现状值得全世界反思。

文章题图:independent.co.uk

自19世纪90年代法国医生Albert Calmette首次制备抗蛇毒血清以来,这种药物的生产方法几乎没有多大变化。研究人员从毒蛇身上取出微量蛇毒,注入动物体内,使之产生相应的抗体。他们会逐渐加大注入的蛇毒剂量,以产生较多的抗体,再予以提纯并供给蛇伤患者。

在拉丁美洲的很多地区,抗蛇毒血清由政府资助的实验室生产,并免费发放。但在其他地方,尤其是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这些药却往往极为短缺。此外,由于贪污贿赂,这些药物的价格往往被抬得奇高,结果很多医疗机构买不起,或者这些机构担心患者付不起费用不敢购入,甚至一些患者也觉得抗蛇毒血清没有效用。

由于市场不景气,一些制药企业便放弃生产这类药物。“国际卫生行动”负责人Tim Reed表示,因为弄不到药,一些被蛇咬伤的人不得不采用土方法治疗,例如,喝汽油、电击、涂抹牛粪等。

不过,英国利物浦热带医学院阿里斯泰尔:里德毒液研究部门主任Robert Harrison表示,抗蛇毒血清本身也存在一些弱点:保存期有限且需要冷藏。此外,虽然也有一些广谱类型,但大部分抗蛇毒血清只能应对一种蛇毒。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1664858.com发布于科技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狂蛇风险堪忧:抗蛇毒血清短缺问题难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