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学文男生看太空课后决定“弃文从理”

2019-10-30 08:54 来源:未知

浙大[微博]附中的高一男生凯文可能自己都没有想到,改变一生命运方向的转折,在昨天发生了。

11664858.com 1

太空一课下课之后,凯文几乎是奔到台上来,跟李鸣说:“老师!我发现我对理科很有兴趣,我完全被这些实验吸引了,我要报理科班,理科班!”

昨日10时许,中国首次太空授课开始。在人大[微博]附中的太空授课地面课堂,同学们举手向航天员王亚平提问。李鑫 摄

前几天,高一年级的全体同学都拿到了文理分科的意向表,男生凯文有点纠结,他的文理科成绩蛮均匀的,语文、历史单科成绩,能排在班上前几名;物理、化学学得也不差,但是排座就在中等。

11664858.com 2

在选文理的时候,父母跟他说,就选你成绩好的文科吧。凯文没有太多想法,表格上填了选文科班。7月1日高一会考结束后,他们就要最终决定文理走向。但昨天,凯文决定改变以后自己的学习方向。

史家小学学生邱甜。 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李鸣老师在浙大附中教了十几年物理课,很少看到上完物理课后的学生,眼里放出那么多的光。

新京报讯(记者杜丁)昨日,“太空第一课”的地面课堂设在人大附中,来自6所学校的335名中小学[微博]生参与。当女航天员王亚平在太空中授课时,人大附中高二年级物理老师宓奇和北京101中学物理老师史艺担任地面课堂的讲解老师,协同授课。

很多女孩子也兴奋得要命,完全没有了平常听了物理课后会出现的晕眩。

授课结束后,留着短发,身穿玫红色西装、深色短裙的女老师史艺接受采访,讲述授课过程。

失重、超重现象,都是高中物理课程中的必修内容。可地球上有万有引力“兜着”所有物体,要看到失重的效果,只能在突然下降的物体上捕捉瞬间,因此我们的物理老师,大多很难直接做失重试验,给大家演示。

曾给航天员讲物理课

自从2007年美国老师芭芭拉·摩根在太空给学生上了一节科学课之后,美国宇航员经常录下他们在空间站的实验过程,分享到网络上。李鸣这几年上物理课,经常借助下载来的这些生动、直观的视频资料。“对于我的学生来讲,王亚平今天做的这些太空试验,他们并不陌生。”

授课开始前,在舞台隔壁的一间工作室里,史艺与自己的搭档——人大附中物理教师宓奇两人只是来回踱步。

但当这样的课堂,在天宫一号上进行,由33岁的女航天员主讲,它带来了中国制造的太空教室、中国太空教师讲课,这会给我们的学生带来多少鼓舞!

离开播还有一段时间,站在大屏幕旁,面对闪光灯,史艺的表情还是没有彻底放松,看着陆续进入场地的学生们,史艺的心情开始平复,慢慢找回了在课堂上的感觉。

这节课,像拔萝卜一样,一点点地把同学们从应试的泥淖中拉出来了。“这些孩子,自从他们开始上学,整个学习过程中,有一半时间都在考试。”李鸣最大的感受就是,一年一年,一届届的学生,都讲不出对学科的兴趣何在。他们对自己未来方向的判断,大多依照考分。

今年三四月份,史艺被选为“太空授课”专家组成员之一,跟三位航天员组成一个团队共同研讨授课内容。接到通知后,史艺按捺不住激动,把消息告诉了母亲, “妈妈,我有可能有段时间要跟航天员在一起工作了,介绍中学物理的情况。”史艺说,妈妈听到这个消息后,用浓重的东北口音说:“哎呀妈呀,你可得好好讲 啊。”

而昨天,这样一位年轻的、充满魅力的宇航员,她是个多么生动、真实的例子,她告诉少年们:“实现梦想,完全是有可能的!”

11664858.com,进入专家组后,史艺的第一项工作是向全国的中小学生征集最关心的物理问题和实验以及学生们想问的问题,并受邀在航天科研训练中心为航天员主讲《与在轨授课相关的中学物理知识简介》。

这真像台湾音乐人胡德夫先生写的歌词:“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我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少年的科学立志梦想,真的从这个结点起步了。

没刻意教王亚平教学

在史艺眼里,航天员是既神圣又神秘的职业,最初见到三位航天员时,她还有点紧张,就怕不能胜任这项工作。“但相处了一段时间以后才发现他们都很随和。”在她眼里,聂海胜沉稳大气;张晓光执着追求;王亚平谦和机智。

对于王亚平授课的效果,史艺给出了100分。史艺说,她平时并没有刻意教王亚平如何教学,或许是她在讲授学生所学物理情况时,王亚平自己在下面留心学习 的。由于航天员的任务繁重,史艺跟航天员两周或一个月才能在一起工作一次。“但是如果没有这种磨合,直播前一周突然通知我们做配合,肯定达不到今天的效 果。”

课后收到学生祝贺短信

“对于我自己的表现,应该是你们来打分。”直播结束后的史艺显得很轻松。昨天的史艺穿着玫红色西服,史艺说,平时生活中的自己不会穿这么红的衣服。西服是儿子陪她买的,当她带儿子去商场买衣服时,儿子用自豪的声音跟售货员说:“我妈妈要给航天员讲课。”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1664858.com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要学文男生看太空课后决定“弃文从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