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 这些高中高考成绩连年下滑, 衰落非个别现

2020-01-11 21:56 来源:未知

@Hardy-张云认为,县中衰落的确是农村青少年上升渠道受阻的危险信号。以我所在的省份为例,三四线城市学校前些年的教育优势不再,2019年高考,这些城市进入全省前500名的学生数量基本都是个位数。资源集中在省会和少数地级市,但问题是,省会的门槛在那里,无法承载全省的人口流入,也就限制了他们享受一样教育的机会。

在很多县高里,时间的投入是最为直观的表象。老师和学生每天早上5点多开始起床,晚上10多才离开教室。他们每天工作、学习长达十五六个小时,而要保证这种充足的时间,就必须实行封闭式管理,只有封闭,学生才能不受任何干扰地接受训练。

也有人说,既然高考都提倡素质教育了,县城高中就不能“素质”一点吗?说实话,这对县城高中来说是不现实的。县级高中的生存压力很大,最迫在眉睫的是要出成绩。

从考生和家长层面来说,应该借助近年来部分高校推出的农村生招生计划,拓宽自己的升学思路。另外,对选择普高还是职高时,应该做出理性的判断。

许多县高把学生分成几个学区或分部,学生的所有活动都要进行量化,学区之间按照学生的量化成绩进行竞赛,然后排定名次。甚至有的学校每次考试成绩出来后,班级就会进行一次调整。前面班级的学生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要拼命学习,后面班级的学生为了能进入靠前的班级也要拼命学习。

而这才是县城高中困境的真实内涵。在任何国家,不管高等教育多么发达,名校数不过是10%。如果大家都争着上名校,教育的焦虑可想而知,更何况是在资源有限的县城高中呢?

在很多县高里,时间的投入是最为直观的表象。老师和学生每天早上5点多开始起床,晚上10多才离开教室。他们每天工作、学习长达十五六个小时,而要保证这种充足的时间,就必须实行封闭式管理,只有封闭,学生才能不受任何干扰地接受训练。

3.教育部门的威信被削弱。

自主考试的命题和载体往往以城市生活为背景,农村孩子苦于学习书本,知识面较窄,在这方面不占优势。城里孩子擅长的吹拉弹唱容易外显,可以量化。农村孩子吃苦耐劳等内在品质,不易外显,没法儿量化。会唱歌能加分,会干农活,能加分吗?

从高中层面来说,要把办学经费用到刀刃上,减少铺张浪费。近年来一些县城新办高中十分豪华,这大可不必,这也是导致这些高中经费困难的一大原因。

据其他媒体报道,云南省的“教育洼地”红河州,又有三个“教育洼地”县:金平、绿春和红河,某年高考一本上线人数分别为10人、1人和6人。不及全州一本上线人数1129人的零头!

三是县高所在省辖市的民办高中也要来掐尖儿。

凌晨6点, 高三班主任“累倒”在操场! 妻子一封信看哭无数人...

一所重点高中的校长说:“骨干教师和学科带头人是一所学校教学质量的灵魂。他们一走,学科教研质量就会直接下滑,更让教师队伍军心不稳。”为了补充师资,县一中们只能“向下挖”,调入本县乡镇中学骨干教师。结果越往基层、越落后地区的学校,优秀老师流失越严重。

近期,记者来到位于闽西某县的第一中学。校园内挂着大红色的励志标语条幅,醒目的高考倒计时牌下,毕业班的学生下课后鱼贯而出,随处可见紧张的备考氛围。网上的一张“高考红榜”显示,2019年高考,学校一本上线率超过了40%,比去年提升了4%;本科上线率超过93%,比去年提升近3%。

因为民办学校加入竞争,县城高中的学生大量外流。中部省份某县教育局统计发现,近年本县中考前50名,竟无一人来本县高中报到,都被挖走了。

但这种长期高压工作的结果是,超过80%的被调查教师反映压力较大,近90%被调查教师存在一定的工作倦怠,近40%的被调查教师心理健康状况不佳,近56.10%被调查教师在工作中存在“应付”的现象,60%的被调查教师对工作不满意。

除了部分骨干教师流失,一些基层教育工作者告诉半月谈记者,更让人忧心的是近年来县域整体教师队伍的能力不如从前。十多年前,县一中的教学骨干大多毕业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师专、师大。当年这些院校招考的都是最优秀的毕业生,教学能力完全不输给城市中学。但近年来大环境改变,师范类院校毕业生择业观也发生变化,最优秀的毕业生基本都选择留在大城市。

很多农村家长不知道什么985/211,也不清楚这专业那专业,他们关心的就是孩子学校今年考上几个清华北大!

一是全国连锁的名牌民办高中可能要来掐尖儿;

二是省会的民办高中要来掐尖儿;

三是县高所在省辖市的民办高中也要来掐尖儿。

1999年我国高等教育启动扩招,当时的一条理由是,拓宽大学独木桥,降低高考竞争程度。然而,时隔十几年之后,高考升学率已经超过70%,可整个社会的高考焦虑依旧。

今天,我们关注县城高中之困,也是关注农村学生的出路,关注教育公平与阶层流动。

气派的教学楼、多媒体教室、实验室、塑胶跑道操场……走访发现,经过前些年的持续投入,多数县域重点中学的办学条件都有了明显改善,硬件资源与中心城市重点中学差距不断缩小。但与此同时,“软实力”尤其是师资水平的差距反而在扩大。

县高模式下的训练都有固定的思维模式和标准化的答案,这就扼杀了学生的探索和创造能力,扼杀了学生发展的潜力。虽然县中老师称在这种教学方式下,学生“先成才,后成人”,但是,先成“才”,不一定是真的“才”,后成“人”却很难。

一所重点高中的校长说:“骨干教师和学科带头人是一所学校教学质量的灵魂。他们一走,学科教研质量就会直接下滑,更让教师队伍军心不稳。”为了补充师资,县一中们只能“向下挖”,调入本县乡镇中学骨干教师。结果越往基层、越落后地区的学校,优秀老师流失越严重。

文章刊出后,引发了很多网友的共鸣——

在多数县域,都有一所冠以“一中”的知名高中,它们往往是反映一县基础教育实力的“窗口”。近日,半月谈记者在采访时发现,不少县一中近年的高考成绩呈下滑趋势。教育界人士分析认为,“县中衰落”不是个别现象,已成为教育区域均衡的最大“痛点”。

原标题:警惕! 这些高中高考成绩连年下滑, 衰落非个别现象! 关系千万考生

目前,高考仍然是多数农村学子靠读书改变命运的唯一通道,但近年来随着重点高校农村生源的减少,“出身越差,上的学校也越差”开始成为人们担忧的现实。

@Taoismo说,这篇文章写出了不知多少县中教师的心声!就在五六年前,我们县中仍是市中的激烈竞争对手,那时县中高考学子总能金榜题名,更有佼佼者考上清北复交。这些年,优秀生源及教师被市中急剧收拢,县中生源和资源都严重下降。和外省朋友交流发现,这竟是普遍现象,我们应警惕教育两极分化。

“有条件去大城市的家长,有的早在小学阶段就去大城市买房落户,孩子一上中学就跟着父母去外地,享受更好的教育资源。留在县里和乡镇的,往往都是没有这个经济能力、离不开的。”一名家长告诉记者。

点击阅读

凌晨6点, 高三班主任“累倒”在操场! 妻子一封信看哭无数人...

点击阅读

许多县高把学生分成几个学区或分部,学生的所有活动都要进行量化,学区之间按照学生的量化成绩进行竞赛,然后排定名次。甚至有的学校每次考试成绩出来后,班级就会进行一次调整。前面班级的学生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要拼命学习,后面班级的学生为了能进入靠前的班级也要拼命学习。

其次,以不停地竞争保持学习的动力。

半月谈记者在闽西北山区采访发现,这里多所县一中在过去十多年间,本科上线率、重点大学考取学生数等指标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下降,当地干部群众纷纷质疑:“我们的教育怎么了?”

多所山区镇级中学校长反映,学生家长一看这种情况,更要把孩子送进城里上学,形成了“老师走-学生走-成绩下滑-加剧老师走”的恶性循环。

要消除县城高中的困境,推进各类教育的平等发展,打破“名校情结”和“学历社会”是治本之策。只有这样,农村生的选择才是多元的,县城高中的发展才能生机勃勃。

@赵晶说,早已省市县乡明显分级,基层教育资源匮乏,拼家长实力的年代,寒门真的再难出贵子?

点击阅读

某县教育局负责人说:“城市重点中学的教师招聘门庭若市,吸引了很多重点高校的研究生。而我们这里,报名的人很少,基本上符合教师招考最低门槛、愿意来县城的毕业生,我们都要。”

凌晨6点, 高三班主任“累倒”在操场! 妻子一封信看哭无数人...

2.教师和学生的身心健康都受到危害。

近期,记者来到位于闽西某县的第一中学。校园内挂着大红色的励志标语条幅,醒目的高考倒计时牌下,毕业班的学生下课后鱼贯而出,随处可见紧张的备考氛围。网上的一张“高考红榜”显示,2019年高考,学校一本上线率超过了40%,比去年提升了4%;本科上线率超过93%,比去年提升近3%。

因为民办学校加入竞争,县城高中的学生大量外流。中部省份某县教育局统计发现,近年本县中考前50名,竟无一人来本县高中报到,都被挖走了。

据其他媒体报道,云南省的“教育洼地”红河州,又有三个“教育洼地”县:金平、绿春和红河,某年高考一本上线人数分别为10人、1人和6人。不及全州一本上线人数1129人的零头!

1.扼杀了学生的创造能力。

最后,以取得高考成绩为终极目标。

但这种县高模式的危害,也是显而易见的——

在多数县域,都有一所冠以“一中”的知名高中,它们往往是反映一县基础教育实力的“窗口”。近日,半月谈记者在采访时发现,不少县一中近年的高考成绩呈下滑趋势。教育界人士分析认为,“县中衰落”不是个别现象,已成为教育区域均衡的最大“痛点”。

展开全文

1.扼杀了学生的创造能力。

县高模式下的教师和学生的身心健康受到严重危害。据调查,即使学习压力较轻的北京,高三学生体检近视眼的比例高达90%。有些县城高中,几乎95%以上学生都近视,导致有的县连续几年招飞都是空白!而县高教师更是普遍反映压力大,前段时间河北一高中老师年仅39岁就累倒在了早操现场,无疑给人们再次敲响了警钟!

不止在西南边陲的云南,中西部地区很多县城,为照顾子女异地求学,夫妻分居两地的情况并不鲜见。有的家庭,一群孙辈跟着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在教育条件较好的城里生活,等到放假时才能与父母团聚。

除了部分骨干教师流失,一些基层教育工作者告诉半月谈记者,更让人忧心的是近年来县域整体教师队伍的能力不如从前。十多年前,县一中的教学骨干大多毕业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师专、师大。当年这些院校招考的都是最优秀的毕业生,教学能力完全不输给城市中学。但近年来大环境改变,师范类院校毕业生择业观也发生变化,最优秀的毕业生基本都选择留在大城市。

某山区市教育局负责人说:“早些年,县一中不论教学质量还是高考成绩都不输沿海的福州、厦门,沿海城市中学还经常组织到山区中学取经。但这些年来,出现了‘中心城市重点中学-地级市重点中学-县一中’的分化趋势,县一中在高考中很难再冒尖。”

除了在时间和空间上控制学生以外,很多县高还有一套激励学生不断挖掘自身潜力的办法,那就是让学生“不停地处在竞争之中”,使学生保持旺盛的学习动力。

目前,高考仍然是多数农村学子靠读书改变命运的唯一通道,但近年来随着重点高校农村生源的减少,“出身越差,上的学校也越差”开始成为人们担忧的现实。

3.教育部门的威信被削弱。

在县中里,高考成绩的优异是最终极的惟一目标,一切的评比、晋级、奖金发放等等都以考试成绩为参照。学生一进入中学都开始把目标锁定高考,高考考什么学校就教什么,高考不考的,学校就不开设课程。高考是惟一有效的指挥棒,甚至许多学校从高一就开始分科,提前进入了高考状态。

从高中层面来说,要把办学经费用到刀刃上,减少铺张浪费。近年来一些县城新办高中十分豪华,这大可不必,这也是导致这些高中经费困难的一大原因。

展开全文

点击阅读

凌晨6点, 高三班主任“累倒”在操场! 妻子一封信看哭无数人...

“高考差源于中考差,中考差源于小学差。”这实际上反映出一个更大的隐忧:在义务教育阶段,沿海与山区的差距就已经拉开,高中阶段即使山区孩子再努力,也很难“挽回”局面。

从考生和家长层面来说,应该借助近年来部分高校推出的农村生招生计划,拓宽自己的升学思路。另外,对选择普高还是职高时,应该做出理性的判断。

这种名校焦虑,随着很多高校动作越来越大的自主招生,对县城高中可谓雪上加霜。

原因在于,“大学独木桥”变为了“名校独木桥”。在这种单一评价模式下,县城高中在名校比拼战中越来越处于劣势,一个突出表现就是农村生源在重点大学的比例下降。

县高模式下的教师和学生的身心健康受到严重危害。据调查,即使学习压力较轻的北京,高三学生体检近视眼的比例高达90%。有些县城高中,几乎95%以上学生都近视,导致有的县连续几年招飞都是空白!而县高教师更是普遍反映压力大,前段时间河北一高中老师年仅39岁就累倒在了早操现场,无疑给人们再次敲响了警钟!

民办高中为了品牌效应,按照相关政策,可以去外地市、县去掐尖儿。他们通过一些奖励和扶持办法,让许多学生心甘情愿的来民办学校读书:民办学校面向全省招收优秀新高一学生,凭中考分数从高到低录取。录取后可能免吃住,还可能发放数额不等的奖学金。如考上清华、北大,每生可能获得额外奖励5万到10万元。

自主考试的命题和载体往往以城市生活为背景,农村孩子苦于学习书本,知识面较窄,在这方面不占优势。城里孩子擅长的吹拉弹唱容易外显,可以量化。农村孩子吃苦耐劳等内在品质,不易外显,没法儿量化。会唱歌能加分,会干农活,能加分吗?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1664858.com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警惕! 这些高中高考成绩连年下滑, 衰落非个别现